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那些在Uber里的交往故事开豪华专车的都是什么人

发布时间:2021-01-13 11:26:09 阅读: 来源: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那些在Uber里的交往故事:开豪华专车的都是什么人

专车的每一款车型,都是显示个性形象的介质,车主也借此宣告与用户来一场不期而遇的邂逅。它不仅是一个目的地至另一个目的地,在去往目的之间的故事才是目的。专车也是一个移动的相对私密的社交平台,人们不只是在打车,还是在互相打量。

 

Uber兼职司机张馨匀。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深圳晚报记者 王卫东

是什么吸引一位美女老板会开着宾利当专车司机?一位正在创业的公司老板为什么要体验司机的工作?

如果在深圳坐过Uber专车,可能会有人奇怪这些开着豪车的人心里到底想什么?同样开专车的司机们也会好奇,到底是什么人会搭上自己的车?

专车的每一款车型,都是显示个性形象的介质,车主也借此宣告与用户来一场不期而遇的邂逅。它不仅是一个目的地至另一个目的地,在去往目的之间的故事才是目的。专车也是一个移动的相对私密的社交平台,人们不只是在打车,还是在互相打量。

老板开专车只为感受不同的人

季文哲打开窗户,闭着眼睛感受一下春天温和的阳光并且伸个懒腰。然后让外面新鲜的空气替换掉一整夜呼出的二氧化碳。他八点半准时出门,坐电梯直达停车场,找到自己的MINI COOPER,打开Uber司机端,十分钟内会有附近的人叫车。

以季文哲家的位置作为起点统计,每周的五个工作日里,大约有四个工作日会拉到在南山科技园上班的白领们,一般都是20到35岁的互联网从业者,他们必须在9点之前赶到公司打卡。偶尔也会有上了年纪的老年人,一位精神抖擞的老奶奶会在每个周四的早上在季文哲家附近的公园里和朋友们唱红歌,八点四十已经是她唱完歌,并且买好一大堆菜回家的时间。

从2014年底开始做Uber兼职司机以来,季文哲已经完成了300多个订单,接过280多个客人,其中大约有20人,是遇到过两次以上的。

从季文哲的初衷来看,他其实不喜欢遇到相同的乘客,他做兼职司机的最初目的是认识更多的人,听他们讲无数多新奇有趣的故事。他觉得对大多数人而言,生活的轨道早已被定义,很难穿梭时空来扮演自己想要的角色,更不用提结识到跨界跨维度的朋友。而Uber却在小小车厢内创造了一个“阅后即焚”的角色转换场景,让每个人有机会扮演另一个角色,足够真切、足够深度体验。如果2个人入戏够深,还可以单独继续下去,成就一个个新的故事……

遇到第二次及以上的乘客无疑会让他失去一次认识别人的机会,他的理由是,“如果曾经‘阅’过的乘客,却没有取得进展,那下一次相遇可能也不会有什么意外惊喜,何不把这样的机会让给别人?”

然而,三个月以来,他已经在自己的车上五次遇到那个喜欢跟朋友们在公园唱红歌的老奶奶。第四次遇到的时候,老奶奶提的菜实在太多,一般不会下车帮乘客开车门的季文哲跑下车帮老奶奶提菜。筋疲力尽的老奶奶或许出于感激,滔滔不绝讲起自家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平常见惯了思维敏捷的年轻人,季文哲突然发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认真地跟老人家聊天了。他想起身在老家、絮絮叨叨、至今仍担心他在大城市吃不上饱饭的奶奶。

“那次老太太把我车后座里塞满了各种菜,从她下车后的一整天,车里都是一股香菜的味道。”季文哲最讨厌吃香菜,不过聊起老奶奶他才觉得好像最近一个月都没有见到她。

把第三个客人送到目的地之后,季文哲赶到公司。此时刚好是上午十点,公司楼下的星巴克刚刚开门,露天小桌刚刚摆到外面,隔壁肯德基和阿迪达斯的服务员推开大门,清洁女工擦去这幢高档写字楼的最后一粒灰尘。室外的温度越升越高,隔壁桌的外国女人脱下外套后跷起二郎腿点一支烟。季文哲通常会点一杯不加糖的美式咖啡,打开苹果电脑,查看邮箱里的邮件,理清所需处理事情的先后顺序,随后上楼当面传达给助理。

延伸阅读

android开发入门

vue的keepalive底层原理面试题

vue面试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