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韩寒试水移动互联网游走于文艺与互联网之间

发布时间:2020-02-03 06:13:32 阅读: 来源: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韩寒在上海买的第一套房子,现在成了他和团队成员(为了方便起见,我们称之为“韩之队”吧)的办公室。这间办公室位于松江,是一套三室两厅的民房,地下室里堆放着韩之队为出版杂志《独唱团》而购买的书籍;客厅墙壁上,留着韩寒的涂鸦:“任何年份,5月1日之前不准关地暖,备十套睡衣!放在每一个能看见的地方!”据说这是因为韩寒在这里喜欢赤脚;阳台外是一小片花园,由于疏于修剪,草长得几乎有半人高了,草丛里卧着几只晒太阳的野猫。韩寒像一只飞鸟般落进阳台,和记者寒暄后,他环视了一圈周围,略有些自嘲意味地说:“你们大概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办公室吧?”

呃,说老实话,这间办公室真的不是特别多见,不是因为乱和陋,而是因为它弥散着一种独特气质:几个韩之队成员穿着拖鞋走来走去,所有人都神情轻松到慵懒,年轻女孩在逗弄草丛中的猫,一间摆着几台电脑的房间被韩之队成员小饭称之为网吧—他们在这里打游戏的时间一度超过了工作。也许文艺青年和IT青年真有某种相通之处,这种名叫“个人化”、“人性化”,或者干脆就叫“自由”的气质,在微软、谷歌、Facebook的办公室里也嗅得到。

这间办公室确实正在与互联网发生关联。一款App产品已经在这里诞生了—《ONE·一个》,由韩寒主编,韩之队制作的基于移动互联网的阅读应用,于2012年10月8日在苹果App Store上线。这款App其实是一个每日更新的文艺作品平台,内容和设计都相当精简,第一期《ONE·一个》刊载的作品是韩寒的一篇文章,名为《碎片》,类似于卷首语,里面解释了《ONE·一个》何以做得这么简单:“什么都太繁多了,什么都太短暂了。我们做简单点吧。于是就有了你所看见的《一个》。每天都只有一张照片,一篇文字,一个问题和他的答案。但也只是一枚碎片。”

不过,这也是一枚经过精挑细选的碎片。韩寒的好友、出版人路金波认为,这款App体现了韩寒敏锐的商业直觉。“在有无穷多碎片的互联网时代,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做多,而是做少,要有一个人或者商业机构做精选。”路金波说,韩寒在做百度、搜狗做不到的事—用他的品牌、眼光和影响力,为用户提供“今天互联网上最好的文章”。

从上线至今,《ONE·一个》的文章多为小说,也有一些非虚构作品。除了路内的《花街往事·疯人之家》长达两万多字外,其它作品都不长。韩寒把用户停留在《ONE·一个》的时间设定为半个小时。稿费韩寒定在2000-3000元。《ONE·一个》的理念和设计借鉴了一些已有的媒体产品。马一木,前《独唱团》执行主编,现《ONE·一个》执行主编告诉记者,香港有一个叫做《黑纸》的媒体,每个月只有一张纸,一块钱港币,在便利店里售卖。国内的《新周报》也推出过类似理念的产品,但并不算十分成功。韩寒对于信息爆炸的厌烦和极简主义一拍即合,确定了理念后,韩之队在“一”与“一个”两个名称间选择了不那么玄的后者。

这不是第一个叫《ONE·一个》的产品。它的前身,或者说姐妹产品诞生于今年6月。在腾讯相邀下,韩寒已经先行进入互联网领域,推出互联网的资讯产品。这是一个以“hanhan.qq.com”为域名的腾讯二级频道。韩寒团队提供内容,腾讯提供资金与平台。当时,腾讯希望借助韩寒的个人影响力,打造一个韩寒的个人频道,囊括韩寒本人的作品以及围绕他的各种资讯。

但韩寒显然并不满足于此,他希望能够借助腾讯平台,做一个文艺产品。韩寒对《中国企业家》说,如果仅仅是韩寒频道,就会变成粉丝内刊,很难走到更大的天地去,“苹果手机如果叫乔布斯手机的话,可能就会差点儿。”

最终,双方都做了妥协。腾讯的《ONE·一个》中,左边是电子刊,每日提供“一个报道、一个评论、一个文艺”;右边则是韩寒频道,提供韩寒的赛车资讯、照片、视频以及小说连载。

网页版《ONE·一个》上线后,韩之队加快了推出App版的速度。由于团队成员大部分是文艺青年,最大的困难在于技术,执行副主编小饭在朋友推荐下,找到四叶新媒体进行技术合作。相当于技术外包,虽然成本较高,但相对而言推进速度较快。不过即使如此,第一期上线也被推迟了五六次,主要是因为主编太忙,韩寒那一阵还在鏖战中国房车锦标赛,所以稿子一拖再拖。直到10月8日晚,韩寒被拖到办公室,在团队成员的监督下,用一台速度巨慢的台式机,一个字一个字敲出了《碎片》。

上线不到24小时,《ONE·一个》就超过N多热门游戏与应用,冲到了App Store中国区免费总榜第一名。而且,作为一个文艺阅读App,《ONE·一个》还拉到了NIKE的广告。据韩寒透露,NIKE并不是唯一想在《ONE·一个》上做广告的客户。

如此亮眼的成绩,显然不是因为《碎片》的价值,而应当归功于韩寒的个人影响力。对于韩寒而言,获得这样的成绩并不难,2010年初他首度实名亮相新浪微博时,仅凭一句没有任何内容的“嗨”,就引起网友的疯狂评论与转发,马上有70多万人关注他。韩之队并不讳言,当前传播这款产品最有力的武器就是韩寒的个人品牌。在《ONE·一个》的图标上,韩寒的名字和姓氏拼音HAN被设计得跟“ONE·一个”一样大小。

不过,对于韩寒来说,《ONE·一个》的面世其实是出于无奈。原本他只是想要做传统的纸质文艺刊物,要不是《独唱团》最终夭折,他可能不会走这一步,“很多事情事看起来好像你很英明,但事前其实是没有办法的”。

创办《独唱团》不是韩寒的主意,而是出自聚星天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聚星天华”)老板刘伟。4年前,刘伟希望与韩寒合办一本文艺类杂志,他提供了500万启动资金,希望韩寒操盘。

韩寒起初兴趣不大,但经不起刘伟一再撺掇,当后者送出“你看写字的人混得多辛苦,他们稿费很低,市面上文艺杂志越来越式微了。你要再不出来做点事情还像话吗?”这样的高帽后,韩寒被“击中”了,“对于一个已经退役的车手来说,如果有个人拿游艇来诱惑你,可能没法打动你,但是对你说车队需要你的帮助,那就难以拒绝。”

当时双方制定了苛刻的分账机制:在收回成本前,刘伟与韩寒9:1分成,收回成本后1:9分成。韩寒说这个分账机制是自己提议的,当时他觉得做杂志花不了多少钱,只要在家里收稿子就行,对于一般新杂志而言,进入市场需要花大量资金进行广告宣传,比如在公共汽车上车身做广告、路牌、杂志做广告,但对他而言都不必要。

2009年初,韩寒宣布筹备《独唱团》,并公布了在当时业内可以称之为天价的稿费标准。然而阴差阳错,2009年底聚星天华被盛大文学收购,其后一年间韩寒一直为出版事宜而奔波。经历几次推迟后,直到2010年7月6日,《独唱团》才正式上市。

然而这就是《独唱团》的绝唱。2010年圣诞节后,在上海延安高架下的一家火锅店,韩寒向团队成员宣布《独唱团》停刊。包间迅速被一股忧伤凝滞的气氛包围,韩寒在包间里走来走去,小饭带头唱起了“长亭外,古道边”,大家齐声相和。

虽然最终夭折,但《独唱团》除了让韩寒过了把主编瘾之外,也让他的商业才华锋芒初现。《独唱团》第一期卖得很不错,当时一本杂志定价16块钱,每本可以赚到3块钱左右,发行了将近200万册,500万的启动资金只用了几十万,而且很快就盈利收回了成本。

《独唱团》没有广告,很多人以为是出于文化洁癖,但韩寒告诉记者,原因其实在商业上,因为《独唱团》的纸张达不到广告商的要求。韩寒算了一笔账: “如果我一个广告收10万,已经是业内一个很高的价格了,这意味着我一张纸的成本是8分钱;印100多万册的话,花在单页广告上的纸张成本已经到了15 万,但广告客户只给我10万块钱,里外里我亏了5万,但我又不能要求你把广告纸的15万给我,这样一个广告就会卖到25万,在成本上其实合不起来。与其这样,我就全都不要广告了。”

对于《独唱团》的商业前景,韩寒当时成竹在胸。第一期冲到了将近200万册,韩寒身边的一些朋友“比较冲动”,觉得第二期、第三期会更多。但韩寒没有被冲昏头脑,他指出,很多时候人们购买只是因为好奇,第二期可能就会降到100万册,销量最终可能会稳定在50万册左右。即使如此,《独唱团》每期仍然可以获得一两百万元的盈利,一年净利润会达到一两千万,而且没有任何广告。韩寒觉得已经很满意了,“你可以发很高很高的稿费,你给所有的员工每个人发奔驰都没问题。”

正像你所知道的,马一木和小饭们没拿到奔驰车钥匙。不过他们也没有收到遣散通知。团队成员大部分都留了下来,没有散伙,“虽然杂志不能做了,但总觉得事情没有做完。”韩之队成员蔡蕾说。

韩寒和他们一起在现在那间办公室里度过了那年冬天。他们常常窝在办公室里玩一款叫做《使命召唤》的游戏。网吧之名,就是在那时候得来的。

在那段最沮丧的日子里,韩之队每周例行开会的内容是到现场在iPad上比赛《忍者跳》。一般人打到5万分手就会酸,马一木打到了50多万分,有一段时间,上海地区《忍者跳》成绩排行前三名都是韩之队成员。他们笑称,位列公司第二详细的报表就是比赛成绩表。

柚木提娜

早乙女露依种子

希崎杰西卡作品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