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孩子你会说闽南语吗专家呼吁保护闽南语传承刻不容缓_[new新闻]

发布时间:2021-06-02 15:35:26 阅读: 来源: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孩子,你会说闽南语吗?

核心提示

这学期即将结束,晋江陈埭溪边民族小学的闽南语水平测试也即将开展。报名的学生如果通过测试,会领到一本《等级证书》,同学们都将它视为荣誉。这已是溪边小学开展闽南语进课堂的第5个年头。不只有溪边小学,今年9月,晋江陈埭镇19所小学一、二年级以及1所幼儿园的学生也开始学起闽南语课程。陈埭的小学里有近85%来泉务工人员子女,对于他们来说,每周一节的闽南语课是融入当地的起点。

然而,当陈埭的小学生们开始讲闽南语时,近日,记者走访发现,一些土生土长的泉州小朋友,却不讲甚至不会讲闽南语了。专家呼吁,普通话和闽南语并不对立,保护闽南语传承刻不容缓。

学习闽南语,对了解、传承闽南文化有重要的意义。图为今年11月26日陈埭镇举办的闽南童谣说唱比赛。

现象篇

走访中,记者发现,不少孩子不讲闽南语,很大部分原因来自于家长。他们或觉得孩子讲闽南语难融入学校环境,或认为自己讲不好,也不想教孩子。

年轻父母讲不好 不愿意教孩子

“从小到大,我只跟父母说闽南语,其他场合基本都说普通话,这导致很多闽南专有的词汇、俗语我都不会说了,只能用普通话音译,实在音译不了的,用普通话代替。”安溪的洪女士今年刚满30岁,和记者交谈时,已不能连贯地讲闽南语,遇到某些词汇也是用普通话替代。她用闽南语自嘲道:“鸡母屎,半黑白。”

“我自己都说不好,也就不爱跟孩子说。”因此,她跟4岁的女儿一直都用普通话交流。“我老公是德化人,闽南语腔调和我老家的不同,有的我听不懂。认识他之后,我们夫妇也是用普通话交流的,他也就不和女儿说闽南语了。”

当被问及是否担心女儿今后不会说闽南语时,洪女士倒是有些许担忧,“在幼儿园里,老师和同学都说普通话。她只有回老家时,才能接触到闽南语。照这样长大,可能真的不会说了。”

老人帮忙带孩子教出“地瓜腔”

“多七苏菜,不然长不高。”奶奶把小白菜夹到孙女碗里。

“不喜欢七。”小孙女嘟起小嘴。

见女儿的普通话说错了,坐在一旁的郑女士赶紧纠正她,“是吃蔬菜,不是七。”

惠安的郑女士夫妇在泉州市区一家公司上班,女儿在市区的小学念一年级。由于上班时间不固定,夫妇俩便把女儿的奶奶接来帮着带孩子。“我们从她小时候就跟她讲普通话,也想给她打造一个说普通话的环境,因此要求爷爷奶奶也跟她说普通话。”郑女士说,女儿和他们夫妇讲话时,普通话明明挺标准的。在学校时,老师也从未反映过她普通话的问题。然而,孩子的奶奶来市区一段时间后,他们发现,女儿的普通话就变味了,“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和奶奶说话时带‘地瓜腔’,所以每次讲错,我们都要纠正过来。”

学校都讲普通话 担心孩子融入难

今年32岁的小莲是一个7岁孩子的妈妈,早在怀孕之时,她便与老公、公公婆婆等商量好,等到孩子出生,在孩子面前全家都要说普通话。“他两岁多时我们就送他去早教班了,那里的老师和孩子都是说普通话,如果不教他,怎么学?”小莲说,幼儿园、小学也全部是普通话授课,儿子若是说不好普通话,怎么融入学校的环境?

因此,直到7岁,小莲的儿子还是不会说闽南语,甚至连听都不会。“到现在我们还是主张要用普通话交流,毕竟孩子现在在学校的教育是最重要的,闽南语想学的话,等他长大之后还是可以学的。”

觉得闽南语“土”孩子不愿意说

上周末,小斯带着4岁的女儿回安溪虎邱的老家,当孩子们一起开心地玩耍时,小斯却发现女儿不太与当地的孩子交流。“一直不怎么说话,要不然就是小朋友用闽南语问她,她却用普通话回答。”这一幕,着实把小斯吓到了。

“平常在泉州都是奶奶带,可是也会和孩子说闽南语啊。”小斯说,女儿小的时候,他们用普通话交流比较多,从女儿2岁开始,全家人便使用“双语”,因此她不仅会听、也会说闽南语。“不过平时她闽南语就说得不多,会不会是因为周围人大部分时间都是说普通话,孩子便觉得闽南语有点‘土’,不愿意说呢?”

溪边民族小学做的闽南语《等级证书》

出路篇

据研究,闽南语在各种汉语方言中是历史最悠久、变化最小的,被称为古汉语的“活化石”,而泉州方言又是早期闽南语的代表。泉州独具特色的多元文化,如南音、木偶、梨园为代表的古典音乐戏剧和民间音乐舞蹈等艺术,多以闽南方言为载体。学习闽南语,对了解、传承闽南文化有重要的意义。面对闽南语传承所面临的形势,泉州市教育局已经开始重视。专家表示,最重要的是破除普通话和闽南语对立的错误观念,从“娃娃”抓起,鼓励孩子讲闽南语。

破除语言对立观念

“有的家长担心孩子普通话讲不好,难以融入环境,甚至觉得讲闽南语不文明,歧视闽南语。当这些孩子长大成为父母,也不会和他们的孩子讲闽南语。久而久之,闽南语传承便越来越弱。”华侨大学教授、闽南语研究专家王建设认为,当大家意识到闽南语走向消亡时再想来补救,可能就来不及了。

他说,文化是多样的,语言也一样,推广一种语言不代表就要抹杀另一种语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什么提出倡议,从2000年起,每年的2月21日为“国际母语日”,就是因为母语是一个人出生后最早接触、学习,并掌握的一种或几种语言,而语言是保存和发展人类有形和无形遗产的最有力的工具。“闽南语是泉州人的母语,是我们与故乡的纽带,保护母语对传承闽南文化有重要的意义。”

同时,他也认为,语言是一种交流工具,孩子不懂闽南语,等于少掌握了一种交流工具。学习多种语言,不仅可以提高逻辑思维能力,也可促进两种语言相互学习、取长补短。“会说方言并不意味着就说不好普通话。学龄儿童的学习能力很强,让孩子学语言的目标应该是从单语到多语发展。”

今年7月,2015年中学生中华经典诗词吟诵活动在泉州举行,节目大多用闽南语吟诵。(林劲峰 摄)

部门重视推动传承

王建设认为,社会应破除将普通话和闽南语对立的错误观念,从“娃娃”抓起,向他们灌输一种意识——讲闽南语不“土”,而是光荣的。

同时,政府部门也应重视起来,加大闽南语教材、师资等方面的投入,出台具体的举措。“比如厦门已编写了统一教材,普遍在幼儿园、中小学开设闽南语课程,并开展闽南语水平测试。”他说,闽南语进课堂亦是传承闽南语的好渠道,这也间接地告诉学生,在学校说闽南语并不是违规的事情。“实施具体举措并不是一蹴而就,需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而这项工作已经刻不容缓。”

“泉州有闽南语频道,这是一个优势。”他还建议道,我们可充分重视媒体的力量,利用网络、广播电视等,做好闽南语的传承。

尝试开设闽南语课程

针对目前不少本地的孩子不愿意说闽南语或者不会说闽南语的现状,我市教育部门也希望能有所改变。“我们提倡课堂说普通话,课外说闽南语。”泉州市教育局局长郑文伟说。

今年7月13日,2015年中学生中华经典诗词吟诵活动在泉州培元中学中源艺术剧场举行,泉州7所中学与台湾7所中学的学生共展示了14个节目,大多用闽南语吟诵。“这是一场文化交流,包括闽南语和中国传统文化。”郑文伟介绍,通过这样的闽台交流,能够提高学生对于传承闽南语的重视。

实际上,教育部门也尝试着希望能开设学习闽南语的课程。“目前教材与师资方面都需要寻求突破,要有所投入。”郑文伟说,台湾现在每周开设一节方言课,我们希望将来可以依托本土、借鉴台湾,编撰一套专门的闽南语教材,利用视频教学辅助。

家庭创造语言环境

“许多孩子不会说闽南语,是因为一些家长担心如果不从小说普通话,将来便不会说。在这方面其实家长无需担心。”郑文伟表示,现在无论电视或者课堂,基本语言都是普通话,在这样的环境下,孩子自然而然能够学会普通话。

“反而是希望家长能够在家里创造本土语言环境,尽量用闽南语交流,让孩子能够学好这门语言。”郑文伟说。

多样的课堂有助于孩子学习闽南语

样本篇

2011年,晋江市陈埭镇溪边民族小学率先开设了闽南语课程,今年9月,晋江陈埭镇19所小学一、二年级以及1所幼儿园的学生也开始学习闽南语课程。12月15日上午,记者来到溪边民族小学,听孩子们念起了闽南童谣。

现场:四川学生入校5年 会听会讲闽南语

“铃……”15日上午,陈埭镇溪边民族小学的下课铃声响起,几个小学生跟着叶宝玲老师来到操场边的长廊,打开《阮学闽南话》,跟着老师念起闽南语童谣。听他们纯正的发音和自信的脸庞,你很难想象,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来自泉州市以外的地方。

“你好,我是溪边小学的学生。”四川姑娘颜慈不仅能用闽南语自我介绍,还能和记者简单聊上几句。原来,从小学一年级到现在的五年级,她每周都有闽南语课,5年下来,已经学了不少闽南语。她的好朋友李思懿是重庆人,闽南语也说得和她一样好。“我们上次还一起上台说闽南童谣呢,我们俩演的是火鼎公婆。”正说着,二人一边念着童谣,一边跳了起来。

“2011年开设闽南语课时,确实遇到不少困难,由于大部分学生是来泉务工人员的子女,最难的就是让他们保持学闽南语的兴趣。”叶老师说,学校共有18位闽南语老师,每周上一节闽南语课。这5年下来,老师们不断摸索教学经验,想尽各种方法保持孩子们的学习热情,让课堂形式更多样,如让本地的孩子先用闽南语表演情景剧,再教情景剧里出现的闽南语。课堂外,则以念童谣、做游戏等形式,让孩子们以肢体律动帮助记忆。

初衷:外地孩子融入环境 本地孩子传承文化

从2011年开始,溪边民族小学就面向全校开设了闽南语课程,并且自编教材《远古的声音》,2012年又新编《牙牙学语闽南语》上下册,开启了学习闽南语课程的先河。每学期末,学生还可报名参加等级考试,成绩由一级排到五级,通过的学生可领到《等级证书》。

谈起开设闽南语课程的初衷,溪边民族小学的老校长郑瑞标说,2011年溪边民族小学的外来学生占了学生总数的90%,这部分外来学生既包括除晋江以外泉州地区的学生,也包括来泉务工人员的孩子。“他们生活在这里,如果不会说闽南语,或许是一种遗憾。”郑瑞标说,晋江人在日常生活中习惯说闽南语,为了让这些孩子能够融入这里的环境,便萌生了开设闽南语课程的念头。

郑瑞标发现,不少在晋江长期工作的外省人都会说闽南语,反而是晋江本地的学生很少说,基本都用普通话交流。让闽南的孩子传承闽南文化,这也是他希望开设闽南语课程的原因。

推广:19所小学开课 部门编撰读本

今年9月份开始,陈埭镇的18所公办学校以及晋江市第五小学、阿梅中心幼儿园也设置了闽南语课程,小学的低年级学生将专门学习闽南语。为此,陈埭镇教委办还编撰了读本《阮学闽南语》。

这本书籍为彩色印刷的大32开开本,分为“阮爱读册”、“阮爱过节”、“阮爱家乡”、“阮爱自然”等四个单元。每单元的内容为闽南童谣、闽南语故事或者闽南语日常对话等,还配了郑成功雕像、洛阳桥、东西塔、老君岩等泉州风景以及牛肉羹、元宵圆、牛排、小笼包等泉州传统小吃的绘画,让学生不仅能学习闽南语,还能了解闽南文化。

陈埭镇小教支部书记、教委办副主任肖子富介绍,陈埭镇教委办为此还牵头成立了《闽南语课程乡土资源开发与教学实践研究》课题组,并由镇政府出资,首批刊印了1万本读本,在9月份时发放到全镇低年级学生的手中。

计划:向高年级延伸丰富教材内容

“目前学校使用的《阮学闽南语》教材适用于小学低年级的学生,我们正在编写面向中年级和高年级学生的教材。”郑瑞标说,三本教材虽然互相独立,闽南文化却贯穿其中,犹如一个“丰”字,也寄托着闽南语教学取得丰收成果的美好愿望。

“全镇教授闽南语的老师都加入一个微信群里,大家在群里探讨教学方法,还能通过微信语音功能交流发音。”肖子富说,接下来,教委办会继续邀请闽南语方面的专家为老师们开办讲座。未来,还将制作闽南语音频、视频,辅助教学。(记者 陈灵 石伟琴 文/图)

营口市乾洋汽保配件深加工有限公司(公司信息)营口市乾洋汽保配件深加工有限公司年加工六方钢700吨项目

沈阳中北通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竞品信息)沈阳中北通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高端磁性功能材料工程研究中心项目

凌海市盈信矿业有限公司(行政许可详情_其他)新建年生产30万平方米超薄复合石材机械化石材矿山开采项目

绥中瑞祥电力设备安装有限公司(行政许可_工商局)电力金具加工生产项目

营口仙人岛鑫荣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公司信息)营口仙人岛能源化工区军民融合产业园项目

沈阳恒丰源肉业有限公司(企业年报_资产状况)标准化养殖场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