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天才不需要转弯抹角

发布时间:2020-07-13 11:35:57 阅读: 来源: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1935年8月,钱学森抵达美国。他进的是麻省理工学院,攻读航空工程专业。

1936年8月,钱学森研究生毕业。按理说,他应该留在麻省理工学院继续读博,但这时出现了障碍:缘于种族歧视,美国的飞机制造厂不许钱学森去 实习。学航空工程而不能去飞机制造厂实习,这就意味着他无法继续深造。经过慎重抉择,他决定改投另一所世界名校加州理工学院,那里有他敬重的冯卡 门。

冯卡门是谁?他是一位匈牙利裔的犹太人,是驰名世界的空气动力学教授,加州理工学院航空系主任。钱 学森深知拜师要拜名师,他要读博,就应拜冯卡门为师。但是,钱学森与冯卡门素不相识,又无人可从中作伐,怎么办?钱学森有自己的办法:毛遂自荐。

天才是不需要转弯抹角的,自信就是他们最好的通行证。1936年10月,钱学森与冯卡门在加州理工会面。钱学森先作了自我介绍,然后开始讲他 对航空航天的一些认识,仿佛他不是来拜师的,而是来向冯卡门描绘共同奋斗的前景的。是的,这就是他对未来航空航天的认识,超人一等而又精辟绝伦。他看上 了冯卡门的理论能力、领导能力,愿意投在他的门下驰驱。冯卡门开怀大笑,这是伯乐的笑,统帅的笑。冯卡门为钱学森的远见、渊博和果敢打动,当场破格 录取他为博士研究生。

冯卡门很高明,高就高在他的出手。他一上来就交给钱学森两大难题:

1.当飞机的飞行速度提高到亚音速时,气体的可压缩性对飞行器的性能到底会产生什么影响?它们之间的定量关系如何?

2.如果将飞机的飞行速度进一步提高到超音速,应该采用什么样的理论指导和技术设计?

这是当时航空技术的焦点,飞机的飞行速度和高度决定了空军的实力。美国当时正面临世界多元化的挑战,迫不及待地要在航空技术上取得突破。

钱学森知难而上,全力以赴。他从加州理工图书馆借得大批有关空气动力学的书籍,日夜苦读,与此同时,他还潜心研究现代数学、原子物理、量子力 学、统计力学、相对论、分子结构、量子化学等基础理论。20世纪50年代,钱学森回忆起那一段攻关生活,说:我不是讲大话,我在做空气动力学研究的时 候,关于空气动力学研究方面的英文的、法文的、德文的、意大利文的文献我全都念过。为了要把它做好,我得这么念,而且还进行了分析。

1939年6月,钱学森完成了《高速气体动力学问题的研究》等四篇博士论文,获得航空和数学双博士学位。钱学森在博士论文中,得出了飞机在高速 飞行时所受空气摩擦阻力及其热效应影响的精确数据与结论,这个结论在当时是一个全新的理念。另外,钱学森还创立了一种计算高速飞行中的机翼表面压力分布情 况的科学方法,被命名为卡门-钱学森公式。

冯卡门对钱学森取得的成就十分欣慰,他在私下里坦言:钱学森的天资是极为罕见的。人们都说,是我发现了钱学森,其实,是钱学森发现了 我。

钱学森和冯卡门都很有个性,这里举两件事,略窥他俩的风采:其一,有一次钱学森作报告,描述航空航天远景,台下一位老人举手发言,对他的某些 观点进行驳斥。钱学森坚持己见,两人针锋相对,互不相让,爆发了激烈的争吵。老人走后,一直在旁默默观战的冯卡门走上前来,对钱学森说:你知道刚才那 位老人是谁吗?钱学森摇头。冯卡门说:他就是冯米赛斯啊。冯米赛斯?钱学森显出一脸惊讶,原来他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力学权威!冯卡门面露诡 谲的笑,问:如果你知道他是谁,还敢和他辩论吗?怎么不敢?钱学森回答,在学术问题面前人人平等,这是您一贯教导我的嘛。

其二,一天,钱学森写了一篇文章,拿给冯卡门看。冯卡门认为他的观点是错的,钱学森就和冯卡门辩论起来。辩到后来,冯卡门大发雷霆,把 钱学森的文稿扔到地上,拂袖而去。然而,第二天凌晨,钱家的门铃骤然响起。钱学森感到奇怪,谁这么早登门?开门一看,啊,是冯卡门!但见他脸涨得通红, 迫不及待地声明:我想了一夜,终于搞明白了,昨天你是正确的,而我错了。说罢,给钱学森深深地鞠了一躬。这一躬,让我们知道钱学森有多了不起!这一 躬,更让我们领略到冯卡门有多伟大!

在加州理工学院读博期间,钱学森参加了一个业余的火箭俱乐部。因为研究肇始,风险极大,所以该俱乐部又叫做自杀俱乐部。正是当时这段充 满艰险的、不可思议的研究生涯,圆了他儿时纸镖飞行的梦,同时也把他迅速推到火箭研制开创者的前台。

1940年,钱学森独立完成了《关于薄壳体稳定性的研究》一文。这是钱学森的出师之作。以此为标志,他从冯卡门的麾下脱颖而出,进入国际知名 学者的行列。

钱学森为他的这篇成名作耗费的精力是巨大的。1962年,在北京召开的一次力学会议上,钱学森如是回忆:我过去发表过一篇重要的论文,关于薄 壳方面的论文,只有几十页。可是,我反复推敲演算,仅报废的草稿便有七百多页。一个看得见的成果,仅仅像一座宝塔的塔尖。

江苏职业装订制

阿克苏设计西服

淮北定制工服

舒兰西服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