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北京地铁外乱象丛生商贩被收保护费不从被砸摊

发布时间:2020-03-04 02:15:04 阅读: 来源: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因拒绝交“保护费”,一男子将记者所摆的地摊抄走。在收取当天30元的“保护费”后又将物品返还。

地铁5号线最北端的天通苑北站,有统计显示其早高峰客流量为每小时14000人。人流汹涌的同时,这里也因长期陷入无照游商和黑车重重“包围”而饱受诟病。

一桩因收“保护费”而引发的伤人事件,令新京报记者关注到该地铁站周边的灰色地带。作为摊贩在此蹲守近半个月,体会这个“江湖”各种势力和他们的“规矩”:周边小巷,身份不明人员向游商收“保护费”,不从便遭抄摊及人身威胁;站前广场,商贩向“市场办公室”交费就能摆摊;作为“疏导区”的“小吃一条街内”,无照商贩缴纳数千元的费用可拥有自己的铺面。

天通苑北街道办昨日表示,地铁天通苑北站周边未批准任何经营场所,商贩聚集区为自发行为或私人经营。而天通苑北城管分队则称,地铁站北侧摊贩聚集且有人收钱的“小吃一条街”,系街道办牵头设立的疏导区,他们未进行执法。两部门均表示,对于地铁天通苑北站周边的整治,收效甚微。

夜里10点,小巷灯光昏黄、油烟弥漫。经营小吃的摊位分布于仅容两车并行的道路两侧,铁板烧铁铲与铁板磨擦传出“嚓嚓”的声音,行人三两围在摊位边。

一辆雪佛兰轿车飞驰着驶进巷口,径直横在一个支着烤面筋招牌的摊位前,四五名男子下车,围住女摊贩。

“交不交钱?”操着东北口音的男子手指女摊贩不住叫骂。女摊贩嘟囔了一句“我烤完这几串就走”,话音未落,几名男子手推脚踹,烤面筋摊的招牌、电灯、烤炉跌落一地。也惊呆了一旁购买烤面筋的王晓芳姐弟。

时隔一个多月,王晓芳再回忆4月10日晚的这一幕,依然心有余悸。这场冲突给她颈部和手背留下的伤痕,仍没有消除。

王晓芳说,打砸烤炉的男子看到王鹏盯着他们,上前就吼骂推搡。王鹏刚回了句“你们怎么这样”,他头上就挨了一棒,血顺着头发直往下滴。

下意识地,王鹏撕扯对方,几人开始对他围殴,王晓芳情急之下加入撕扯,其中一名男子突然动手夺她手里的包和手机。

王晓芳拼命夺包,已被打倒在地的王鹏这时看见,其中一人拿出了一把20来厘米长的刀。

“他们有刀,快放手。”王鹏朝姐姐吼叫,这时,持刀男子从王晓芳背后扼住她脖子,刀尖直杵她的脖颈,血痕立现。

被砸摊主和附近多位游商证实了王晓芳姐弟的说法,“那个男孩儿被打得很厉害。”

摊贩称,从去年10月起,那辆蓝色雪佛兰轿车会经常出现在他们摊位旁边,车上不明身份的人向他们收“保护费”,如果不交,摆摊用的电灯泡等物经常被砸。

这些人究竟是谁?他们凭借什么向商贩收取“保护费”?本月初,记者以商贩身份加入到地铁天通苑北站附近的游商大军中,试图揭开这里的层层面纱。

“你不懂这里的事儿”

多名摆摊商贩证实被收“保护费”,不从被砸摊

5月1日晚,地铁天通苑北站北侧,数十辆黑车停在路边,司机涌到出口处招揽乘客。

“天通苑这一大片儿,都有人把控。”一名黑车司机低声说。

从地铁站出来往北走三五分钟,王晓芳指着旁边建筑物上写有“东三旗村八十四亩地”标识的小巷说,这就是他们被殴打的地方。

这是一条数百米长、宽约6米的小巷,如果不是靠着两旁摊贩挂起的灯泡照亮,这条路会一片漆黑。

进入小巷,右侧是12间红色帆布棚子,棚内是卖水果、服装的商贩。再往里走几百米,又看见三间塑料棚,经营麻辣烫等餐饮生意。更多的摊贩则沿街售卖各式小商品。

谈起“保护费”,这些商贩都面色凝重。一名水果摊贩称,“你不懂这里面的事儿。”

该摊贩称,收“保护费”的人会在巷口把守,一看到有人摆摊就过来收钱,这些人身着便衣东北口音,来时或骑摩托车,或开着一辆雪佛兰轿车。

老家甘肃的赵兰在这里卖了3年烤面筋,生意好时每天能卖百余元,差时七八十元。去年10月,一个胖胖的、有文身的东北小伙子来向她要10元“保护费”。从那时开始,每天都有人来收钱。

“收钱的人刚开始很客气,说交了保护费可以保平安,否则后果自负。”赵兰说,她拒绝交钱,之后也没有任何“后果”。

但自从今年过节回来后,那些东北小伙开始变得语气强硬,正月中旬,有一次,这些人又来要钱,赵兰再次拒绝,那些人当场砸碎了她的摊。

一位匿名摊贩通过QQ透露,王晓芳姐弟被打当晚,至少有20人在路口向摊贩收钱。那次殴打事件过后,这伙人在路边搭起了红色棚子,强迫摊贩在棚内经营并收取每月500元的“保护费”。

5月13日,地铁天通苑北站附近的一条巷子中,一名身份不明人员暴力威胁正在摆摊的记者交“保护费”。

众商贩说,收钱那伙人的头目“陈哥”曾叮嘱他们,如看到有新来的摊贩,要及时通知他。

小巷“黑帮”

记者摆摊遭威胁,对方称如不交钱叫城管“抄摊”

5月12日下午5时许,新京报记者提着一箱袜子在小巷里摆摊,10分钟后,一辆车牌为冀F539DY的雪佛兰轿车从东边巷口一路横冲直撞驶来,直接横在记者摊前。

驾车的是一名男子,经与周围摊贩发来的照片比对,此人正是“陈哥”。

“陈哥”身材瘦削,戴银屑病首选药物眼镜,东西宁最好的牛皮癣医院北口音,拿着一个“土豪金”手机,下车,即爆粗口。

“陈哥”称,整条巷子都是他的“地盘”,巷子里的棚子都是他搭建的,“所有人必须交钱,你要摆必须租棚,每月500,也可以按天,每天30。不摆赶紧滚,我也得给人家交钱。”

被质问凭什么收钱后,“陈哥”当即称他要给城管打电话,然后对着电话大声说,你们过来把这个摊儿给抄了。

城管并未到来,只有一个圆寸头,额头数块淤血的瘦高个男子来到摊位前,直接将摊位端起,放在陈哥后备厢上。

该男子自称叫“小飞”。其指着记者鼻子大声辱骂,并威胁殴打。“以后走道儿给我小心点儿”,在收取了30元保护费后,“陈哥”和“小飞”驾车离开。

次日下午4点,记者铺开摊子不到5分钟,“小飞”骑一越野摩托车驰到摊前,喝问“交不交钱”。得到否定答复后,“小飞”打电话要求“在大院里叫几个穿制服的过来”。之后,他带记者去“城管大院”。那是个距离小巷数百米的普通院子,几名身穿蓝色制服的保安正在清扫院子,院里停着一辆装着警灯的白色面包车。

看到四周并没有城管标识,记者遂提出疑问,小飞面露凶相,再次进行威胁,强收了30元“保护费”。

当晚9时,在小巷里一个便利超市门口,卖大肉串的摊主因不愿交钱,与“陈哥”等人起了冲突。“陈哥”表示,他在这里“关系都摆平了”。

“陈哥”开始挨家通知摊贩,要求等短信通知,“城管不来,是我不让他们来,回头就会有城管来抄摊,我会给你们发短信通知,你们到时赶紧先撤了,到时只抄大肉串那家。”

广场“江湖”

地铁站外商贩聚集。“市场办公室”被指收钱

“陈哥”称,无论谁在这条巷子里摆摊都要交钱,否则只能去地铁口摆。

地铁口果真能摆吗?带着这个疑问,记者将地摊摆到了地铁天通苑北站B口外的广场,发现这里隐藏着更多的“江湖规矩”。

上一页

1

2下一页

单页阅读

标签:

保护费

商贩

北京

地铁

顶点网络

集成墙板价格表

工业窑炉

穴位埋线减肥